今天是:
长汀要闻 | 长汀旅游 | 长汀故事 | 长汀历史 | 刘氏三明分会
   当前位置: 长汀县智力支乡协会三明分会 >> 长汀故事
 
超尘给父亲的祭文

点击数:1919  更新时间:2014-8-28  发布人:admin
    

超尘给父亲的祭文

 

我的父亲陈维彰走了,非常害怕而又悲痛的的这一刻终于来了。

抚平情绪,先说个故事吧。

记得那年回长汀,一日无事,和父亲到一山上闲游。进一尼姑庵,庵里没什么人,可不知何时,身边不远处,总有个小女孩跟着,大约56岁,我们在庵里逛这逛那,她也跟到这跟到那。席间,父亲和一老尼姑交谈,

我随即问道:“这女孩哪里的,父母怎么不带好”。

尼姑说:“这女孩就是庵里的,那年一清早,我们听到庵门口有女婴啼哭,这女婴就放在一篮子里,又是被父母遗弃的,后来我们就收养了她,一直到现在。”

“她叫什么名字”

“她叫妙真”

我又问“她会不会有缺陷,父母不要了吧?”

尼姑说“我们当初也这么认为,可看她好好的,没啥毛病,到现在也6岁了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席间,这小女孩,一直在一旁看着我们说话,我冲她挤了挤眼,她一下子跑开了,不久又出现,依旧在不远处看我们说话。突然小女孩打了喷嚏,老尼姑叫她过来,擦了擦她那小红鼻子。之后,她又到不远处,看我们说话。可爱的很。

之后,父亲捐了点钱给尼姑,就当给这小女孩买吃的装的,尼姑双手合十谢过。

出了庵门,我不经意间回头,看到这小女孩坐着门口石阶上,看着我们走远。

我突然问父亲:“这小女孩,现在是“超尘”出家了,以后长大了,估计会尼姑“思凡”还俗吧?”

父亲笑着说:“很有这可能,也是,也不是。”

 

父亲陈维彰,福建长汀人,19411015日生,2014824日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我们,享年74岁。

父亲一生多才多艺,能歌会写善摄影,是教育文化艺术方面的多面手;从早年的教育战线,到中年的文化战线,再到退休后的关工委、长汀智力支乡协会,维彰一路走来,尽心尽力、任劳任怨;“清风明月本无价,近水远山皆有情”,父亲一生乐山乐水,热爱自然;他的思乡情结、爱乡情怀,那种情浓于水的真情真意更是毋庸置疑的。

不可否认,父亲陈维彰,对我的影响很大,对我们母子三人也最重要。父亲一生道路坎坷,性格坚强。喜欢无拘无束,可又注重外表;喜欢名山大川,却又爱花花草草;喜欢听美声唱法,也爱听邓丽君似得情歌小调。就好像豪放派追究意境的诗人,也喜欢上婉约派的花间辞藻。

回忆往昔,父亲也确实健谈,和我聊的话题,不管是从阳春白雪的诗词歌赋,到下里巴人的鸡毛琐事;还是从佛学哲学到伦理八卦,很多很多话题,我们父子俩都很聊的来,他身体好的时候,我们有时能聊一通宵。当然我们父子也有过争执,记得有次白天和父亲争执,晚饭后外去散步闲聊,父亲突然说:“你争执的时候,声音不够宏亮,气息似乎不够······”这就是我的父亲。

父亲生性乐观,潇洒浪漫,记得他有次闲聊,玩笑的说道:“扫墓应该就像去郊游踏青,出去旅游玩乐一样,而且应该是中秋或重阳的时候去才合适,那时天气好,天高气爽更是郊游踏青的好时节,也应该是高兴的去扫墓见自己的先祖”这就是我的父亲。

如今他走了,离开了我们,长歌当哭,泪水滢滢,苍天悠悠,思绪绵绵,儿不才,文笔拙,以一首粗浅的诗歌寄托哀思。

花谢在今天

是否已经很多很多次,
是否每次都有泪人相送,
像一个无法解开的生命;
花谢在今天,
依旧走过从前,
写下凡尘炊烟,
让后人留下心中的思念。

不知道你将要去向哪里,
不知道你将是谁的期盼,
只知道花谢在今天,
只知道日日月月岁岁年年,
刻着你被岁月追逐的容颜。

花谢在今天,
是否走过了很多从前,
生命中如果还有永远,
就是你走过的每一个瞬间;
花谢在今天,
化做春泥留人间,
轻风明月相伴送,
更好的季节在下一次花开,
更好的期待在您想去的地方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孝儿:超尘叩首

 上一条:悼念陈维彰先生
 下一条:汪志馨同志生平
关闭窗口
  电话:18905989666   版权所有:福建省长汀县智力支乡总会三明支乡会   闽ICP备18013799号
  法律顾问:修斯锦律师  汤咏红律师  网站支持:三明在线